企业文化
high tech investment

征稿中心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征稿中心

牛头寨的故事 回忆往昔 ——牛头寨溯源(连载之三)

Time:2016-12-20 浏览次数:7991次

 □ 会 员  刘时雨
 纨绔子弟    一生平安

自从分家之后,各顾各的小日子,倒也安静。唯老大金明旭自小好吃懒做,从不顾家,未曾娶妻之前就与同村一个有夫之妇公开勾勾搭搭。儿女不服管,父母也无奈。头房媳妇娶过之后,因常年夫君不归,次年忧郁而死。二房媳妇过门,仍恶习不改。吃,喝,嫖,赌抽大烟,愈演愈烈,是金家唯一的纨绔子弟。但终因有了一男一女,这无情无义的婚姻在传统礼教的束缚下才得以维持下去。只苦了这金明旭的媳妇,带领一双儿女—金浦与金花,像单亲家庭一样里外操持,终身形同寡居,度日如年。但有一点积蓄,被那“家贼”拿去换了鸦片去吸。

孪生兄弟     苦短人生

老二金明阳夫妇育有二子。大的名叫嘭嘭,大名金鹏;二的乳名喜子,未取大名。
  说来奇怪,这金明阳养子不爱子,对大儿子从小拳脚相加。澎澎自幼爱吃辣椒,一次因吃辣椒太多,被金明阳飞起一脚踹出门外。在澎澎的眼里,父亲是条恶棍。因从小害怕父亲,不择生冷,造成了拉肚子的习惯,全靠着母亲和大娘婶婶们照应。在大共家时,有一次大娘一手抱着他一手去捞咸菜,一股子稀屎射入菜缸。大娘为了瞒过公婆,特别是瞒过那些长工们的耳目,将表面舀出来,剩下的便搅到菜汤里。长工们竟然未能嗅出来。这当然是做媳妇的出于无奈。
  由于澎澎在逆境中长大,随着年龄的增加,反抗精神也越来越大。父亲不想见他,上了几年私塾就送他去县里读官办中学,在校期间常因小事与同学打架斗殴,竟然闹到上房揭瓦,以还击下边的同学。理所当然地被校方开除。为了稳住其不绊的性格,父母包办为其娶了媳妇儿,而他却对新娘子不屑一顾。后投奔其五叔金明旺当兵吃粮一走了之。因有一定文化基础,五叔托人安排上了保定军校,成了职业军人,澎澎当兵后仅给从小一起读私塾的二弟金浦来过一封信,时间是抗战以前。
  金澎走后两三年之内先是妻子,继而父母,皆因忧郁加疾病而离开人世。可怜这金明阳在弥留之际仍口中念念有词:“澎澎”!“澎澎”!不仅没见上澎澎,就连喜子也没抚养成人,没起好一个大名。就断了气,时年仅四十二岁。
  金明阳去世之后,留下小儿子喜子成了孤儿。喜子天生聪颖丽质,模样喜人。一双巧手画什么像什么,一把剪刀到他手里,一会儿的功夫,小猫小狗跃然纸上。小小年纪,剪一个小脚老太太能把全屋人逗乐。虽然早失去双亲,可谁也不嫌弃,就这样婶婶一口饭,大娘一口汤长成了小后生,到十六岁便正式挣饭了——给五哥金洲家作打杂工。
  明阳弟弟明昶,乳名三子,与明阳系孪生兄弟。因出生后与哥哥明阳争抢一个奶头。无奈之下,他妈给他在五里地之外找了一个奶娘,称奶娘为干妈。三子从小在干妈家长大,与干妈感情特别深厚,回到亲妈那里不到半个小时辰,就要往干妈家跑。八岁时,三子被强行接回亲生父母身边,像得了痴呆症一样,整天低头掉泪,望着窗外。没有一点笑脸。到十六岁,父母把他送到塞外一个叫河口镇的地方去学皮毛手艺。河口镇系黄河岸边的水旱码头,自古乃胡汉皮毛、茶叶、丝绸贸易的集散地,堪称北陲茶驼古道之驿。镇上集有不少皮毛手艺人,能把羊皮熟化成柔软轻盈的各色服装。古铜色、淡绿色等。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,能够穿上一件着色皮衣,是种很高贵的服饰,名叫“粉皮”服。
  三子在河口学徒三年之后,满怀激情返乡,可未曾料到:金和夫妇见到三子视若无关,不痛不痒。心情压抑的三子方觉得自己是家里多余之人。每天失魂落魄。一日想来与孪生哥哥诉诉衷肠,由于走思忘记敲门,径直往里走,二嫂斜瞟了一眼,轻声道:
  “又看见哪家漂亮媳妇儿了,少心无意的?”
  三子说:“嫂子你认错人了吧!”
  “咦!”明阳家臊得一阵脸红。把小叔子错认成自己的丈夫,心想:“怎么他俩一模一样呢?”
  三子见哥哥不在家,出来心里好不是滋味。心想:“大哥、二哥、四弟,每个人都有一股热乎乎的家,唯独自己没有归宿”翻来覆去又想起几年前黄鼠狼崽子的下场。失眠半宿,起来头顶星辰,徒步五里之外,去找亲人干妈。
  “咚!咚!咚!干妈!”
  “这不是三子在喊吗?”干妈向着干爹疑问?
  “半夜三更,三子来干吗?小心接上鬼音地吧!“干爹打断问话。
  三子在门外等了许久,见干妈不来开门,心灰意冷,夜风一吹,不觉的打了个寒颤。两头遭此冷遇,三子内心一阵酸楚,头顶星辰漫步荒野,身子撞到一颗树干上,只听到树叶飒飒,猫头鹰发出凄惨的怪叫,两腿像灌了铅一样,再也不想走,一根裤腰带挂在树上,脖子向上一套,结束了自己不满三十岁的年轻生命。
  干妈在次日得知噩耗之后,追悔莫及,大闹金家大院:“金和老东西,你出来!你不亲我还亲呢,你为啥不给三子娶媳妇?“干妈经过一番哭闹,差点气绝身亡,在众人的相劝之下,送回家中,与老头子一周无话。
  三子“走”后,金明阳便像失了魂一样,渐渐慢性病缠身,加之思念长子,刚到中年就离开尘世。据生物学家讲,同卵孪生兄弟互相传递生物信息,只要一个离去,便会产生多米诺效应。这一点还有待科学去证明。

(下期待续)



  作者简介:
  刘时雨,男,1937年出生,山西省右玉人,民革党员、高级工程师。于1964年毕业于内蒙古科技大学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,一生主要从事建筑结构设计工作,于1994年退休于神华准格尔能源有限责任公司,自幼爱好读书、歌唱.

二维码
客服专线
0471-3485405
网址:www.nmgxtz.com
地址:呼和浩特市新华东街85号太伟方恒广场C座
   6楼0624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