企业文化
high tech investment

征稿中心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征稿中心

牛头寨的故事 ——牛头寨溯源(连载之四)

Time:2017-05-26 浏览次数:7982次

  会 员  刘时雨

  一枝独秀  难抵风雨

   老四金明晔恪守庄稼人本分,日子过得响当当。四儿一女齐唰唰一溜。在六个弟兄中称得上一支独秀。大儿子出生后,给全家带来欢乐。一天众妯娌们一同来向老四家道喜,个个都夸这孩子生得漂亮。老大家说:“这孩子生得浓眉大眼,相貌俊秀,长大后学个唱戏的都用不着化妆。”可明晔家一听,登时沉下脸来说:“呦!大嫂子,你也太瞧不起人了,怎么我的孩子就是那下贱的料,你的孩子就是当官的料?!”老大家自知说错了话:“开个玩笑,你也当真了!”当众闹得众人好不自在,苦笑而散。几十年下来,明晔的日子过得确也盈实,可偏偏小儿子金海在1943年春一病不起。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春末夏初的一天,河水中还搭着冰砟,金海过河去追野兔,不顾冰冷淌水便追,鞋袜浸透。待回到家中,双腿麻木,失去知觉。久卧火炕,不得翻身,因褥疮感染化脓,不治身亡,时年十九岁。

  法场逃命  漂泊岁月

  金家老五金明旺,是六个兄弟中的佼佼者,从小爱读书,成人后参加了冯玉详的北洋军(后称西北军)。人称五先生,官至兵站粮库主任,专司后勤供应。曾数度锦衣还乡,流光异彩昭示乡邻,令时人刮目相视。就连五先生的夫人也当着妯娌们的面经常自诩:“唷!他婶,我可是百尺竿头爬到顶啦!”

  原来这老五在家乡也不出名,当兵在外,谁知道他有多大的能耐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使五先生名噪乡邻,事情的过程是这样:

  牛头寨村有张杨两家隔壁为邻,平时交往甚密。张家老大光棍一条,老二早年丧妻,留下一女改莲,芳龄二九,兄弟两视若掌上明珠。杨家也是独生子一苗,乳名唤唤,小后生勤劳朴实,性格内向,如今也是十九岁的大小伙了。这天一早,张二来到哥哥张大居住的东厢房说:“哥哥,我要出门去走上两三天,留下改莲一人在家看门,早晚你给照料着点,很快我就回来了!”

  张大说:“放心走你的吧,谁还会来抗你那两扇们?”“好!”张二走后当天夜里,改莲一人在家辗转反侧,不能入睡。次日一大早起来,梳洗完毕立在大门外。时值深秋,此时正赶上唤唤手拿镰刀和绳子下地劳动,路经改莲家大门口,改莲冲着唤唤压低声说:“咳!今晚我爹不在家,你来我家吧,我等你!”唤唤头也没抬走了过去,不知道听见没有。傍晚,改莲早早吃过晚饭,天刚擦黑儿就虚掩门扇睡下。张大耐不住寂寞,到别人家耍纸牌去了。等到月亮爬过房顶,改莲听到咯吱一声有人蹑手蹑脚推门进来,来人进得屋里,脱罢衣服,一头钻进改莲被窝里。此时改莲一股热流涌上双颊,心中怦怦直跳,改莲只说了一句:“等你半天了!”来人也不坑声,如饿狼扑食般将改莲揽入怀里,二人顾不得问长问短,便如胶似膝地粘乎在一起。片刻后二人便“跌入峨嵋山舍身崖下的蜜缸里。”

  月上两竿之后,张大耍牌回来,一进大门才想起老二出门时嘱咐的话,便信步来到侄女窗前问了一声:“改莲!睡下了吗?”此时的改莲骨头像过了油的麻花,动弹不得。且说那后生一轱辘爬起穿衣遁逃。张大听不见回音,又见外门没关严,很不放心,正欲推门进去看个究竟,正好与那后生撞了个满怀。月光之下二人隐约看得清模样。一不做,二不休,那后生操起顶门棍冲张大兜头一棒,张大应声倒地,一命呜呼!

  改莲起来点灯一看,事情闹大,放声大哭。刚爬出来密缸的改莲又跌入粪坑之中。邻居闻声赶来,稍作安抚,将张大停到自家厢房。第三日,官司闹到寨公蜀里,根据改莲口供,将唤唤押来审问,无奈唤唤死不认账,人命关天,公署得不到证据正无计可施时,正好五先生这几日探亲回来,恰今日来与公署主任寒暄。公署主任很快切入正题,只见五先生凑到主任耳边如此这般地授出一个计来。“妙!”主任一拍大腿,随即将差役叫来做了吩咐。下午将公署旁边一间正房打扫干净,凉炕过了火,铺了一套新被褥,靠窗户放了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。晚饭后放上糖果,挂上窗帘,添满了灯油,将改莲和唤唤二人召来。公署主任当着二人的面说:“改莲、唤唤、看你二人还是孩子,感情这样笃厚,而且已经生米做成熟饭,本署作为主婚人,今晚成全你俩,这房间就是你们的花烛洞房,从此以后,你(指唤唤)要好好爱护改莲,至於你大伯嘛唤唤也是失手所至,并非有意,谁让他命薄呢!以后由杨唤唤家出点费用也就算了。既然两家结为亲家,也不能因为一件事影响了年轻人的一辈子。好吧!看你二人意下如何?”改莲听了倒也欢喜,唤唤确一直低头不语。


二维码
客服专线
0471-3485405
网址:www.nmgxtz.com
地址:呼和浩特市新华东街85号太伟方恒广场C座
   6楼0624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