企业文化
high tech investment

征稿中心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征稿中心

回忆往昔 牛头寨的故事 ——牛头寨溯源(连载之一)

Time:2016-11-10 浏览次数:8009次

  会 员  刘时雨

  在古长城的内侧,苍头河上游是一块古老而又贫瘠的黄土丘陵地带。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——牛头山矗立于这丘陵之间。远眺其貌,似一个嘴巴向上的牛头。山坡上稀疏的植被像是牛毛。不知何时,有好事者在山腰的东北和西北两侧分别堆了两堆黑色的石头,每堆石头占地约五十平方米。从山下仰望,活脱脱两只牛眼一般,更增添了其神奇的风采。也不知何时,山的东侧因山体滑坡而岩石裸露,更像是剥去一块牛皮露出了骨头。

  很早以前古人在牛嘴巴上修建了庙宇,大小三个院落,坐中者是玉皇庙,两厢回廊,院中石桌、石香炉、石旗杆。西侧三观庙,除了三尊菩萨外,另有两匹白色神马分立左右两旁。后院为倒坐观音菩萨。要想上山,必得盘旋千米石板路方可到达朱色大门,绝不可直攀而上,相传当年修庙时,牧人赶着一群山羊,每只羊身驮两块青砖往上供料。碑文记载:明朝拨款重修。

  山的北侧,隔条小河再越过一条车马大道,便是一座古城堡——牛头寨村。不知是村因山得名,还是山因村得名。为了说话方便,通常简称其为“牛头寨“或“寨子”。寨子东西方向三里一台,五里一墩。所谓“台”和“墩”都是些古烽火台。寨中自古就有习武弄棒的传统,这大概是守边将士流传下来的习惯。随着岁月的流逝,这种尚武精神虽有所失传,但也传承下来一部分。寨子的东西方向各有一座县城,东边是通向内地的必由之路,西边是通向边关的口子。寨子两头各有一个车马大店,一条大道像串珠一样把寨子和县城串起来。清末民初这是一条日进斗金斗银的商贸古道,车水马龙、驼铃叮咚。牛头寨自古就有赶庙会的传统习惯,每年春秋两季,山上山下、山前山后,人山人海好番热闹。实际就是自古流传下来的一种民间物资交流形式。其间有烧香还愿的、算卦求仙的,唱大戏拉洋片的,一派升平景象。

  自从那庙被一把大火烧掉之后,庙会就停办。为什么烧掉?这是后话。

  由于地理原因,牛头寨是个集封建文化、民国文化、殖民文化、民主主义文化于一体的自然村寨。现在九十岁左右的人以及他们上一代说起西太后出京、义和团运动、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也能眉飞色舞地理论上几句。说它集封建文化之大成并不夸张。那古城堡只有一道南门,其余三面无门。分里外两层瓮城。城楼上有魁星庙。岁月沧桑,外瓮城早被洪水冲垮了一半,城上垛口也没了踪迹,但那整齐的条石和坚固的城墙比八达岭毫不逊色。城内城外计有古戏台两处,大小庙宇十一处,老爷庙坐中,尤其娘娘庙和城隍庙更是小孩子不敢靠近的禁区。大人们常常吓唬小孩子说:娘娘庙里的娘娘专给小孩子脸上种麻子,城隍庙里有二鬼守门。有一个鬼故事令小孩子听了毛骨悚然:传说那城隍庙外住一个姓张的老汉,老汉门前有口水井,张老汉每晚睡觉闭门前,必须把汲水斗子放在井边,夜深人静时方能听得鬼骑兵饮马的嘈杂声。否则会半夜鬼敲门借用水斗子。

  说牛头寨的民国文化也有一点依据。上个世纪初在中华大地上掀起了一阵教育救国热,一批有识之士想通过开展洋务运动办“新学”来改变积贫积弱的国家。牛头寨也建起了一处“新学堂”,雕砖门楼正对校内一条大道,白杨树分列道路两旁,左右两边教室横纵成排。教室里的一面山墙上用白石灰加草泥抹成黑板形状,烟灰涂黑。一改满清时的旧教育形象。可是好景不长,新学堂落成后并未真正启用过。原因大概是请不来会讲数理化的教员又烧不起煤。

  科学证明,这黄土丘陵的土是从三百万年前开始被风吹来的,本来有机质特少,再加十年九旱,自古人们面向黄土背朝天,代代种点坡坡坡田,捱过一年又一年。可万没想到,到了一九三七年突然打来日本鬼子,贫穷加战争苦了百姓,神气了汉奸。



二维码
客服专线
0471-3485405
网址:www.nmgxtz.com
地址:呼和浩特市新华东街85号太伟方恒广场C座
   6楼0624室